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国通视点

慈善信托或将迎来华丽转身

原文出自:本网发布时间:2016-06-22 10:39:00浏览次数:1263次
       3月16日,我国首部《慈善法》获得表决通过,将于今年9月1日起施行。该法案中对慈善信托进行了专门的规定,而这将对我国通过信托机制开展慈善事业影响深远。
慈善信托,以慈善的名义
       所谓的慈善信托,是指委托人基于慈善目的,依法将其财产委托给受托人,由受托人按照委托人意愿以受托人名义进行管理和处分,开展慈善活动的行为。一般的慈善信托具有以下几个特征。
       第一,以慈善利益为目的。
       慈善信托首先强调信托的慈善目的,各国的信托法律均强调了慈善信托的社会慈善性,即必须是整个社会或其中一部分人受益,此种目的必须有利于发展社会文化宗教等事业。虽然各国的历史文化背景导致“社会慈善”范畴存在一定差别,但是大体包括救济贫困、发展宗教、发展教育、科技、环保等内容。
       第二,慈善信托目的慈善的绝对性。
       根据法律法规,委托人设立信托可能会出于一个或几个信托目的,在慈善信托里,只要有任何一个目的具有非慈善性,则该信托不能成立为慈善信托,这样严格的要求是为了防止有人假借慈善之名行私有之事,从而保证慈善信托的发展。但是如果某人委托信托公司理财,仅仅将理财所得的部分收益捐赠给慈善机构,这种信托只是加上了慈善捐赠的因素,只能称之为准慈善信托。
       第三,受益人为不特定的社会公众。
       慈善信托的受益人是社会公众的整体,其并非是以特定的某一个人或某些人为资助对象。因此衡量一个信托是否是为了社会公共利益而设立,关键是看该信托的设立能否使社会公众或一定范围内的社会公众受益,这取决于受益人的广泛性和不特定性。
       第四,慈善目的适用近似原则。
       所谓近似原则是指慈善信托设立后,由于社会状况与法律制度发生变动,致使设定的慈善信托目的消灭或无法达到或造成慈善信托的不合法时,为使该慈善信托得以继续存在所规定的制度。
尚有部分问题需正视
       慈善信托要想迎来大发展,仍有部分问题需要解决。
       信托登记问题制约了慈善信托财产多元化
       信托登记并非仅仅慈善信托发展的问题,而是整个信托制度的问题。由于目前我国尚未建立统一规范的信托登记制度,导致实践中的汽车、房产等诸多财产难以作为信托财产。只有落实信托登记,才能真正建立信托财产的破产隔离机制,才能彰显慈善信托制度相较其他慈善模式的独特优势。
       信托税收优惠措施不明确
      《信托法》《慈善法》均明确规定国家鼓励慈善信托发展,但慈善信托未被界定为慈善组织的一种。因此,慈善信托目前无法享受任何慈善相关的税收优惠。税收问题打击了企业和个人以委托人身份参与慈善信托的积极性。
       根据财政部2010 年颁布的《慈善事业捐赠票据使用管理暂行办法》,非慈善组织团体的信托公司不具备开具捐赠发票的合法性。正是由于慈善信托捐赠发票获取的困难,造成了参与慈善信托的委托人(单位和个人) 无法取得税法中规定的捐赠发票抵税优惠。
       慈善目的的完全慈善化原则的僵化
      《信托法》第六十三条规定,慈善信托的信托财产及其收益,不得用于非慈善目的,一般均解读为信托财产与信托收益均不能用于非慈善目的,不能存在部分信托财产或信托收益用于慈善,部分用于非慈善的慈善信托。但是在实务中,常常出现信托财产中的财产与收益分别用于慈善和非慈善目的情形。
       例如2008年中信信托成立“中信开行爱心信托”,委托人的信托受益超过预期受益960万元全部捐赠给宋庆龄基金会用于四川灾区重建。2013年成立“百瑞仁爱·天使基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该信托的本金可以返还给委托人,投资收益则捐助慈善事业。
       问题是“中信开行爱心信托计划”只是部分收益用于捐赠慈善事业,不能算之慈善信托,但“百瑞仁爱·天使基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则将收益全部用于捐赠慈善事业,这能否称之慈善信托?若按照《信托法》严格解释,“百瑞仁爱·天使基金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也不能称之为慈善信托。

       从慈善信托规范化管理的角度看,坚持“完全慈善”之原则和定位似乎有一定道理。但从鼓励慈善信托发展、鼓励更多人参与慈善的立场,应当允许慈善与私益相结合模式的存在,而且这种模式的信托在实践中发挥的作用会更大。


作者:方正东亚信托高级法务主管  刘光祥